明星
娛樂
女性
時尚
演藝
音樂
  • 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 首頁 > 社會關注 > 熱點 > > 張召忠如何看待戰地4

張召忠如何看待戰地4

發布時間:2018-05-23 09:37:06    來源:娛樂資訊網    訪問:

【www.dirwuz.live--熱點】

張召忠如何看待戰地4篇(一):中美軍事差距到底有多大?看張召忠如何一語道破!

原標題:中美軍事差距到底有多大?看張召忠如何一語道破!
中美軍力差距歷來是坊間津津樂道的話題,樂觀的估計5年追平,悲觀的認為還有30年差距。這個以年為單位的距離,因為標準不一,一直是個爭議極大的話題。

而人見人愛的局座曾在一次節目里提到:“美國軍力原地不動,我們20年也追不上”。這下可在軍迷圈里炸開了鍋。無數抓眼球的標題看都不看就高呼什么:局座終于說真話,美軍科技坐等20年解放軍也追不上。
事實上,局座口中的20年和衡量軍力差距常說的20年,可真是堪比年和光年的區別。節目里回答的是,中美之間搞不起來軍備競賽。畢竟冷戰那種不惜代價的軍備競賽,為美國積攢下規模龐大的武裝力量。歷史欠賬還沒補完的中國軍隊,自然不可能用20年打造這樣一支軍隊。局座的20年,指的是量級可不是技術。

2017財年的美國陸軍將只保留10個裝甲旅戰斗隊,就算加上國民警備隊和陸戰隊,美軍主戰坦克也將只剩1421輛。這個數字雖說不比萬乘之國,可無論是陸軍的M1A2還是馬潤的M1A1FEP,頂著輻射也都能和99A談笑風生。
2015年的時候,99A總師指出可靠性問題2017年將得到解決,目前還只是小規模列裝。而1999年,美國陸軍啟動的AIM“艾布拉姆斯”綜合管理計劃,目的就是借助對現有坦克結構調整,實現對近7000輛M1系列坦克的翻新維持。

相比之下,規模龐大的中國陸軍裝甲兵如今還是三世同堂,老59還在朝著殲星艦魔改,同屬一代的79坦克還得去朱日和吃土。88系列守著二代坦克的招牌,新式96和99依舊在改進中前行。海軍要航母,空軍要飛機,導彈才是親兒子,陸軍自己還想要直升機的當下,全面換坦克的事還是等等吧。

不久前001A航母下水的時候,超級航母福特號正在海里撒歡。國產航母振奮人心的同時,戰斗力比不上尼米茲的現實相信也沒人會懷疑。離不開航母的美軍10艘尼米茲尚且造了四十年,就算技術上一夜追平,給航母的金坷垃也不大可能超過冷戰中的美國吧。畢竟光是1350架的F-18艦載機,就比中國三代機加一起還要多,這些飛行員缺口更是個天文數字。
更何況,盡管2005年服役的052C拉開海軍下餃子的序幕,可是12年后,我們用6艘052C,連下水一共13艘的052D,打造的規模第二的神盾艦隊,要面對的則是62艘伯克級和22艘提康德羅加。再考慮到水下清一色的核黑魚,前方的路還是很長啊。
近年來成績喜人的中國空軍,三代機數量位居第二。可700多架的三代機比起美軍2800架三代機,還是很有壓力的。更別說還有6年造了200架的F35。產能壓力加上小步快跑,摸著美軍過河的套路,也不大可能20年追平差距。

追求全球到達的美國空軍,光是和運20同級的C17就有222架;600多架的加油機隊也讓轟油6壓力山大;戰略轟炸機隊,特種電子飛機,全都是燒錢的無底洞。軍費常年占全球40%的美國投資半個世紀的軍備規模,自然無人能及。無怪乎坊間一直盛傳,美國封存的幽靈艦隊才是真正的全球第二海軍。
截至2005年年底,“國防后備役艦隊”(外界多稱作幽靈艦隊)中共有艦船577艘,包括數艘航空母艦、8艘兩棲坦克登陸艦、54艘驅逐艦。
度過忍耐期沒多久的中國軍隊,國防預算去年才破萬億人民幣大關,占GDP比重常年不足1.3%。要是把錢放在20年趕超美軍規模上,顯然不是理性的選擇。不過趕不上美軍規模,可不意味著軍力差距就遙遙無期。
殲20在2016年的正式亮相,拉平了與戰機技術上和美國的代差。運20,直20還有遠程轟炸機也在一步步補齊欠下的短板。001A雖說連小鷹級都比不上,但航母配套的電磁彈射技術可從未止步。“摸著美軍過河”不光是一句戲言,后發優勢讓衡量差距不是簡單地直線追擊,而是不斷彎道超車,用小錢辦大事。

誠然軍力的差距客觀存在,但對未來也不必憂心忡忡,畢竟軍力的差距不單單只是技術和規模的較量。一心充當世界警察的美軍,著力打造速戰速決的攻勢武備;而在戰略機遇期的中國,穩定才是根本所在,四兩撥千斤才是我們的追求。
于是,曾經能頂到家門口的航母編隊,去年止步南海不敢上前。南海的鬼斧神工在和平年間省下了幾艘航母,反艦彈道導彈這樣反介入的終極殺器撐起的保護傘,讓常規軍力得以按部就班地持續發展。
編輯/林熙(更多軍事信息歡迎關注公眾號《老友說軍事:lysjs1968》

張召忠如何看待戰地4篇(二):張召忠:我做了二十多年節目 挨了二十多年罵

原標題:張召忠:我做了二十多年節目 挨了二十多年罵

“張局座”雖然退役了,但沒有從公眾視野中消失。近日,微信公共號長江新聞(cjrnews)就中日關系、中俄關系以及愛國主義教育問題采訪了這位退役的海軍少將--張召忠。他回顧自己二十多年與媒體打交道的經歷,表示最難的就是如何將專業知識轉化為普通民眾聽得懂、看得明的形式。他還拿最近天津濱海新區爆炸事故的輿論引導為例,稱“很不得力”,并建議政府官員的姿態還應該放低一些,語言運用還應該更樸素一些。
以下為文章原文:
海軍少將張召忠退休了。
他更為人熟知的身份是央視特約評論員,評論領域涉及包括軍事在內的多個領域。張召忠敢于發聲,熱衷于評論軍事熱點,并進行預測。他在網絡上的言論有不少支持,也引起眾多爭議。
長江新聞記者注意到,張召忠并不忌諱他引起的爭議,曾自嘲說,“我做了二十多年節目,挨了二十多年罵,現在還在做,心態要平和。”
他善于活學活用辯證法,幾乎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能變不利為有利,發現“正能量”。他曾說,霧霾是對付激光武器的最好防御,也認為海帶能阻止核潛艇。
長江新聞:你怎么看待中日關系的發展?
張召忠:鄰居是不能選擇的,是好是壞它就在你身邊,沒有辦法。唐朝時期,日本侵略朝鮮,中國與日本展開了白江口海戰,日本戰敗,之后老實了 1000年。明朝萬歷年間兩次抗倭戰爭,最后一次連續打了7年,日本戰敗,老實了300年。直到明治維新后,甲午戰爭打敗了中國。此后在長達半個多世紀的過程中,一直侵略、殖民和奴役朝鮮和中國,犯下滔天罪行。
1978年中日邦交正常化,中國主動免除日本賠款,表達對日本的和好態度,在釣魚島爭端問題提出“主權屬我,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主張,沒有想到日本陽奉陰違,出爾反爾,背信棄義。安倍政權正在解禁集體自衛權,修改和平憲法,右翼軍國主義復活,戰爭的危險日益增大。

長江新聞:中國此次開展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大規模紀念活動,最大意義是什么?
張召忠:在這種情況下,中國通過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紀念,表達對依然健在和已經去世的抗戰英雄和抗戰老兵的敬意,通過紀念活動喚起民眾的愛國主義意識,加強國防觀念,教育年輕人傳承偉大歷史,發揚更大光榮。紀念活動也是展示中國建國以來取得重大成就的機會,這些成就的展示對圖謀不軌者也是一種震懾,也是向世界宣示中國擁有抵御外來侵略,保衛世界和平的能力。
在蘇聯解體后,俄羅斯親美親歐,不搞任何紀念活動,把蘇聯時期的紀念碑、國旗、國歌、二戰勝利紀念物也都銷毀。結果,舉國失去信仰,沒有凝聚力,人心渙散,國力衰退。普京擔任總統后挽救了俄羅斯,他認為俄羅斯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是有光輝歷史的,歷史需要傳承,所以制定國家愛國主義教育五年綱領和年度計劃,建立國家軍事博物館和軍事主題公園,開播軍事科普節目,從小學一年級開始到大學都要進行國防教育和愛國主義教育。
這些教育取得重大成果,去年以來俄羅斯遭遇西方制裁,許多大企業家把存在海外銀行的資金全部轉入國內,雖然個人損失慘重,但支持了國家金融穩定。俄羅斯面臨國際制裁物資匱乏,但從未出現搶購潮,人民群眾節衣縮食,總是與斯大林格勒保衛戰時期的艱苦日子相對比。現在已經度過難關,經濟正在恢復之中。美國顏色革命的嘗試雖然在蘇聯、格魯吉亞、烏克蘭獲得成功,但在俄羅斯卻遭到慘敗,愛國主義和國防教育發揮了重要作用。俄羅斯的經驗很值得我們學習借鑒。

長江新聞:你是一個軍人,同時又是一名電視評論員。這兩種身份在你內心有沖突嗎?
張召忠:軍隊干部分為兩種類型,一種是軍官,一種是文職干部,我屬于軍官。根據《現役軍官服役條例》,軍官分為軍事、政治、后勤和專業技術四個類別,我屬于軍事指揮類軍官。按照軍銜級別,我被授予海軍少將軍銜。退休后仍保留海軍少將軍銜,但應標明“退役海軍少將”,以示區別。
在行政職務方面,我曾擔任國防大學軍事后勤與軍事科技裝備教研部副主任,副軍職崗位。由于這個崗位屬于教學科研性質,所以被評為教授、軍事裝備學學科帶頭人、軍事戰略學博士研究生導師。
退休后,一切職務都已免除,只有“教授”稱呼勉強可以保留。45年的軍旅生涯,一輩子涉足科學技術、武器裝備、國防教育、國防建設、國際戰略、軍事戰略、國際法規、聯合作戰等眾多學術領域,因而產生了大量教學和科研成果。作為軍人,這應該是我的全部。
1992年開始,我根據上級指示涉足電視領域,利用電視媒體進行軍事評論,這種工作一直持續了23年。作為現役軍人在媒體上進行評論,當然可以有個人的學術觀點和各種看法,但講政治、守紀律、保守秘密是第一位的。很多觀眾以為,我這一輩子就是做節目,節目中看到的就是我的實際研究水平。
實際上,由于保密原因絕大部分內容無法在公開媒體上披露,大量專業性很強、學術味道很濃的內容又不適合于在媒體上講,所以真正在媒體上講述的大約占我學術研究成果的5%左右,很少很少。

長江新聞:你的一些言論也曾引來網民的質疑。
張召忠:是的。譬如2003年伊拉克戰爭,我每天若干小時直播,一直持續了一個多月。每天面對攝像機鏡頭,主持人問什么就要說什么,說的話都被直播出去,沒有稿子,不能查資料,想想看難度有多大。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要想給觀眾一滴水,我得有一桶水。
伊拉克戰爭直播,那邊在打仗,戰場形勢千變萬化,我就這樣評點戰況且連續直播了一個多月,我哪里有那么多桶水?天氣預報都難以準確預測,何況你死我活的戰爭?要知道,戰爭是不可預測的,如果能夠準確預測戰爭,就不會有兩次世界大戰,未來也不會再有任何戰爭。
長江新聞:你有23年電視評論員的經驗,在這過程中,你覺得最難的是什么?
張召忠:囫圇吞棗最簡單,沒有消化吸收過程,進出一個樣。鸚鵡學舌也很簡單,不必有任何創新。照貓畫虎也不難,邯鄲學步知道模仿就可以了。唯有創新最艱難,如何把復雜問題簡單化,把生澀問題故事化,用觀眾喜聞樂見的方式和淺顯的語言講述那些深奧的大道理難度極大。
電視是大眾媒體,電視機前面的觀眾不都是專家學者和領導干部,不都是博士生、大學生,很多人都是文盲,還有老人和小孩,如何把一些枯燥無味的內容故事化,用通俗易懂的幽默語言講述給大家聽,這是個巨大的挑戰。
我雖然擁有45年的持續不間斷學術研究的基礎,且著有二三十本書、4000多萬字,但是做這種普及型電視節目仍感到難度很大,只有具備深厚的學術研究功底,才能深入淺出,才能把學術變為故事,把專業術語變成家常話。
專業術語與媒體語言之間有一條鴻溝,跨越這條鴻溝不僅僅是個技術活兒,還有個態度問題,因為有名的專家學者和權威人士大都不愿意放低身段,用通俗的語言講述深奧的問題,因為那樣會被認為降低自己的身份,有些掉價兒。
我為什么鍥而不舍,趨之若鶩,因為我的目標是讓那些普通人、文盲、老人和小孩都能聽懂,只有這樣,才配叫做全民國防教育。才能打贏信息時代的輿論戰。

長江新聞:怎么理解輿論戰?
張召忠:文武之道,一張一弛。筆桿子槍桿子,奪取政權需要這兩桿子,保衛政權也需要這兩桿子。我們這代軍人很幸運,沒有趕上戰爭。我們的前輩就不這么幸運,幾乎沒有哪一代軍人逃離過戰爭。
和平時期的軍人,時刻保持憂患意識,警惕地開啟著思維的雷達,不斷發現可疑目標和危險跡象,始終不厭其煩地提醒著決策者和普通大眾,難道這不是避免戰爭、維持和平的重要方式嗎?
信息時代輿論戰也是一個看不見硝煙的戰場,這個戰場打不贏,戰爭就會到來,戰爭不一定是流血,兵不血刃的戰爭更加危險。
1991年12月25日龐大的蘇聯一夜之間解體,紅旗落地的關鍵時刻幾百萬軍隊沒有發出一聲槍響,尼克松總統之前寫了一本叫做《不戰而勝》,蘇聯解體的事實對此進行了驗證。
真實的戰場依靠高技術武器裝備,輿論戰場依靠知識,知識就是戰斗力,而知識是需要媒體進行傳播的,沒有傳播力就沒有殺傷力,所以,要打贏信息時代的輿論戰,必須要有艱深的理論基礎、廣博的政治、科技、軍事和文化素質,還要有適合媒體傳播的魅力。
譬如這次812天津港爆炸事故,在發生之后,當地政府采取了大量應急措施,召開了多次新聞發布會,但輿論引導仍很不得力。
長江新聞:你覺得812天津港爆炸事故要怎么進行正確地輿論引導?
張召忠:我感覺政府官員的姿態還應該放低一些,語言運用還應該更樸素一些,涉及到危險爆炸品和化學制品等專業術語和科學原理的講述還應該更通俗一些,如何學會用媒體語言通過全媒體來回應群眾關切,正確引導輿論,的確是一個非常重大的問題。
你講了那么多大道理,但都是照本宣科;你講的科技知識很正確,但都很深奧,老百姓聽不懂有什么用?要體諒民情,掌握民意,了解他們最需要什么,最關心什么,然后用他們都能聽懂的語言去告訴他們為什么、是什么、怎么辦?千萬不能高高在上,更不能頤指氣使。
長江新聞:信息時代資訊的發達對年輕人認知觀的形成產生了怎樣的影響?
張召忠:2000年底我出了一本書叫《網絡戰爭》,圖書展銷會當天就賣出3萬冊。第二年的4月1日,中美發生了南海撞機事件。那年是第一個五一長假,七天長假中我國網友同仇敵愾黑了美國國防部的網站,把五星紅旗貼了上去。于是群情激奮,媒體都把這宣揚為愛國主義行動。
我在采訪中告訴記者,看看我的《網絡戰爭》就知道,這種行為屬于網絡犯法,他們今天可以黑美國網站,明天就可以黑中國網站,想想看有多么可怕?此風絕不能漲,一定要嚴格立法,堅決打擊網絡犯罪和網絡黑客行為。
2014年我出版了《史說島爭》專著,在送審過程中北京出版社就寫了一段話,大意是說如果這本書在2012年前出版,就不會有那么多人上街游行。為什么呢?因為我書中詳細講述了釣魚島的來龍去脈,而年輕人不知道歷史,每天看新聞后就火氣沖天,跑到大街上游行砸車,尋釁鬧事。
時間剛剛過去了兩年,當時高喊愛國主義口號的人們如今卻出現在紐約和東京街頭,看人家這也好那也好,月亮都比中國的圓,昔日反美仇日的情緒蕩然無存。前后對比來看,不是很可笑的事情嗎?

長江新聞:你怎么看待現在年輕人的愛國情緒?
張召忠:1999年5月8日,中國駐南使館被炸,當天我在濟南講課,《北京青年報》約我寫了一篇稿子。次日我返京后發現所有道路都被封閉,街上全都是游行示威的民眾,他們手中居然都高舉著《北京青年報》頭版,而那就是我的照片,連同文字足足占了一個整版。
很多學校單位請我去講課,過道里窗戶上都擠滿了人,他們高呼口號、交給我一大摞要抵制美貨的清單。
當年,我有三本書名列當年暢銷書前十名,其中有一本書叫《下一個目標是誰》,我在書中有一段話,今天上街游行示威反美最起勁的這些人,再過幾年他們自己都不會記得5月8日是個什么日子,大家該吃吃該喝喝該玩兒玩兒,中國人的忘性真是太大了。
長江新聞:要怎么對年輕人進行正確的愛國主義教育呢?
張召忠:如何對年輕人進行愛國主義教育,讓他們增長社會責任感和事業心,的確是一個很值得研究的問題。
8月19日上午10點半左右,我乘坐地鐵前往央視錄制《海峽兩岸》的一期節目,車上有一位30多歲的觀眾認出我來,跟我聊了一路。他說自己是看我的節目長大的,認為現在年輕人不愛看書,都喜歡從支離破碎的新聞片段、微博微信朋友圈或者新聞評論中獲取知識,因而很容易偏激走極端。
他說他周圍的人不管是男女老少都喜歡看我的節目,認為我不是說大話空話套話,我說的東西他們能夠聽懂,他希望我退休后多講講新聞事件的來龍去脈,引導年輕人建立正確的世界觀和價值觀,讓大家學會深沉,增長定力,不要聽風就是雨,要有自己的思考和認識。
這個陌生觀眾的一席話讓我很受啟發,我突然發現,時代在發展,代溝在加深,如今的年輕人不再讀書,不再看電視,更不愿意聽別人說教,他們喜歡自主式學習,交互式討論,碎片式閱讀,玩兒手機、上網成為年輕人的最愛。
我今年63歲了,雖然距離新媒體和年輕人已經很遙遠,但我愿意學習新知識,盡量把心理年齡調整到與年輕人同步,用他們喜聞樂見的方式和能夠接受的語言,在手機、網絡等新媒體上跟他們進行互動交流,系統完整地講述一些軍事常識和國防知識,潛移默化地讓他們接受一些正能量的東西,逐漸樹立正確的世界觀、方法論和價值觀。

本文來源:http://www.dirwuz.live/news22312/

推薦訪問:戰地4下載
快乐小鸡登陆